軟弱和力量的問題是人生中至關緊要的問題,說不定還是最重要的問題呢。這問題和我們的本質息息相關,因為這一對極端也引發了內在本我與外在本我的問題。在以軟弱為恥的文化裡,我們覺得最起碼也得要外表裝酷。我們拚命要塑造一個強悍的假象,好掩飾我們的軟弱。我們越是覺得軟弱,假象就得要弄得越逼真。所以大概可以做這麼一個結論:一個人外表的樣子越酷,心裡的軟弱就越多。這種用來隱藏軟弱的強悍,是不健康的,因為它根本沒有實際的基礙。如果強悍成了我們交流的語言,那我們表現出來的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自我。我們唯有在承認自己的軟弱、擁抱自己的軟弱、顯露自己的軟弱時才是真實的、完整的。
如果我們的軟弱看得見,如果我們的軟弱表露出來,那會是什麼樣子?其實就是謙虛:謙虛就是不否認軟弱的一種力量。事實上,真正的力量來自於軟弱,因為真正的力量要求你爽快地承認自己的軟弱。所以真正的力量是謙虛,它的來源是面對自己的軟弱,並且接受自己的軟弱。謙虛的人是真實的因為他發現了也承認了自己的無能為力。從這裡我們又接觸到投降的勇氣的第二個自相矛盾的說法:真正的力量唯有在軟弱裡才能找到。
我們要沐浴在愛裡,愛養育軟弱,愛不會被軟弱嚇到,也不會覺得反感,它會為軟弱挪出空間出來,所以愛是我們活下去的必要條件!

耶穌在二千年前,帶著真愛來到世上。祂接近瞎眼、瘸腿、罪人,醫治他們且與他們為友,讓世人經驗到無條件的愛與接納。如果我們擁有無條件的真愛這愛會陪伴與帶領我們認識真實的自己;愛中沒有羞愧,愛裡也沒有懼怕,愛可以讓我們走在人生最低落的谷底處時,看見自己真正的失落與渴望,勇敢的擁抱自己的生命。當我們承認了自己的軟弱,承認自己沒有想像中那麼堅強時,我們才能開始不拋棄生命,不試圖再靠堅強來拒絕自己所需要的愛與接納。也不在夜深人靜時,一再惡毒的唾罵自己怎麼可以軟弱、沒用,怎麼可以渴望愛與擁抱。我們可以大膽、放心的將真實的自己帶到耶穌的面前,得到祂早已為我們預備的真愛。

摘自《投降的勇氣》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以琳小組 的頭像
以琳小組

新竹民族路教會 以琳小組

以琳小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